故宫这幅阴森的“鬼图”,800多年无人看懂,网友:越看越诡异

中国的古典文化像诗词、音乐或绘画,都讲究一种委婉含蓄的文雅之美。而国画的艺术特点在于重神似不重形似,重意境不重场景,不拘于表面的相似以达到写神的气韵。但故宫却有一幅来自南宋的古画,“写实”到诡异,距今已经800多年,却无人能看懂。俗话说画皮画虎难画骨,这幅画干脆画的就是“骨”,透着一股阴森的味道。


这幅画叫《骷髅幻戏图》,出自南宋著名画家李嵩之手。这位李嵩的经历和齐白石竟有很多相似之处,都是自小家境贫寒,做过木工,然后钻研画技终成一代名家。李嵩画过很多底层人民生活的作品,比如说《货郎图》、《春溪渡牛图》、《春社图》等等,都是表现出温馨祥和的民间生活场景。但这幅《骷髅幻戏图》却大为怪异:哺乳的妇人,玩耍的母子还有一个成年骷髅用提线木偶操纵的小骷髅。这种“骷髅画”在整个中国绘画史上都堪称独一无二,他究竟想表达什么意思呢?


对这幅画的解读自古有之,《富春山居图》作者黄公望认为就是一个傀儡戏艺人拖家带口,为生活劳碌奔波的场面,并没有什么异样。但现代网友们却越看越诡异,究其原因还是此画的细节,可能并不像画作中表现的那种欢乐场景。不仅仅是画里面出现了骷髅,放大10倍后看看,作者背后的深意要怎样去揣测?


首先从穿着打扮上来看,这具骷髅和他背后疑似是妻子的哺乳妇人,似乎并不是穷人。骷髅青纱薄衣,做工讲究,和马王堆出土的那件“素纱襌衣”有的一比,而妇人哪怕在袒胸哺乳,也是神态雍容祥和,身上珠花耳环,穿着讲究,这两位从气质上就不像个粗布麻衣讨生活的艺人。


画作的核心就在于骷髅的傀儡戏,前面说了,骷髅夫妇不像是穷人,但为何要在街角卖艺呢?有一种理解是这幅画带有强烈的佛道意识,在此画背后的两宋年间,天灾、战乱不断,生与死往往就是一夕之间。喂奶妇人和骷髅相依,他的丈夫是否早已死去?大骷髅牵线小骷髅,会不会是一种恐怖的想象?骷髅牵线提弄着玩偶,地下爬着的孩童跃跃欲试,后面的母亲似作阻拦状。死气沉沉和生机勃勃形成鲜明的对比,每个人都可见命运的虚幻无常。很可能这个骷髅画的不是“人”,而是代表一种对死亡和新生的思考。


更有人直接看成了“鬼故事”,骷髅在喂奶妇人的眼里是“鬼魂”,但在那对母子的眼中却是一个正常人。小孩受到小骷髅的蛊惑,逐渐爬了过去,神态好奇中带着希冀,而他的母亲似乎看出了异样,急忙去阻拦。光想一想都细思极恐!


每个人的阅历不同,看这幅画的心境也就不同。人生往往是操纵与被操纵,李嵩画出骷髅,似乎是想将骷髅化为一个最原始的道具,人总要面对死亡,小孩以后的人生,是充当傀儡游戏的主人,还是被操纵的小傀儡?人间喜乐、成败荣辱,终究还是要归于一具白骨。对于这幅画,你的理解是什么呢?

0 个评论

要回复文章请先登录注册